汉武帝抗击匈奴,汉帝国等待了81年才胜利的

2019-09-20 21:34栏目:历史皇帝
TAG:

图片 1 霍去病是西汉时着名的将领,是名将卫青的外甥。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骑马射箭,耍刀弄枪,并且一直很羡慕率领大军多次打败匈奴、立下赫赫战功的舅舅卫青,总想像舅舅那样上阵杀敌,干出一番大事业。霍去病长大后,成了一个勇敢英俊、武艺超群的小伙子,汉武帝很喜欢他,让他做了自己的随身侍卫。 有一次,汉武帝派卫青统领十万大军去征伐匈奴。刚满十八岁的霍去病听说这个消息后也跃跃欲试,想要随军队出征。汉武帝欣赏他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就让卫青挑了八百名精锐骑兵归霍去病指挥,并任命他为骠姚校尉。 霍去病率领着八百骑兵向北方出发了。他一心想着早点遇上匈奴,这样才好快点杀敌立功,但他行军实在太快了,结果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络。他的一位部下很担心地说:“我们这么一点人,要是碰上匈奴大军可不得了,还是等着后面的大部队赶上来后一起走稳当一些。” 霍去病却不同意,他说:“我们人少,目标小。匈奴兵不容易发现我们,我们正好可以出其不意地攻打匈奴。” 他们于是又向北走了几百里,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模模糊糊看见前面好像有些帐篷,同时还传来了人马的声音,原来那是匈奴的军营。霍去病把将士们召集起来说:“匈奴就在眼前,大家可别错过立功的机会啊!”说完他跨上战马,带头向匈奴军营冲去。 匈奴遭到突然袭击后,都以为是汉朝大军到了,立刻乱作一团。霍去病冲进一座大帐篷,瞧见里面有个人影,就一刀砍下了他的头。同时,八百骑兵也乘匈奴乱作一团的时候大砍大杀,还抓了好几个俘虏。 在他们清查战果时,才知道他们一共杀了二千多个匈奴兵,而且霍去病杀的那个人正是匈奴单于的叔爷爷。 图片 2 这一次霍去病立了大功。汉武帝封他为冠军侯,更加器重他了。后来,汉武帝派霍去病率领一万骑兵出兵河西走廊,打算切断匈奴和西域国家的联络。这一次出征霍去病他们虽杀了八千多个匈奴兵,但汉军也损失不小。霍去病暂时撤了兵。 到了夏天,霍去病第二次攻打河西走廊,这一次他改变了进攻路线,绕到匈奴后面突袭,这次他们共消灭了三万多匈奴兵,占领了河西走廊。匈奴单于丢了河西走廊后大发雷霆,要杀原来驻守在河西走廊的两个王。这两人听到风声后派使者去见汉武帝,表示愿意投降,归顺汉朝。于是汉武帝就派霍去病率领一万名士兵去接收他们。 霍去病到达受降地点时,其中一个王因为反悔而被另外一个王杀了,可还有些小王不愿意投降,并准备胁迫愿意投降的这个王回漠北去。霍去病知道后就率领一小队骑兵冲进匈奴军阵中,把那几个不愿投降的小王杀了。其他匈奴王看到这个情景后都乖乖投降了。 汉军没有经过激烈的战斗,就接收了四万匈奴军。汉武帝知道后非常高兴,派使者携带大批慰问品去赏给有功的将士。其中有一坛酒是专门赏给霍去病的,霍去病将这坛酒倒在一眼泉里,让全军将士都来喝,后来汉朝在那里设立了一个郡,就叫酒泉郡。 有一年,汉武帝派卫青和霍去病各自统率五万大军,同匈奴主力决战。霍去病深入漠北两千多里,遇见匈奴左贤王的军队。双方展开激战,这一仗几乎将左贤王的匈奴军全歼灭了。霍去病乘胜追击,一直追到了狼居胥山,那里是汉军到过最北的地方。 汉武帝为了奖励霍去病多次立下大功,特意给他盖了一所很漂亮的房子。但霍去病却拒绝了,他认为“匈奴未灭,无以家为”,意思是在匈奴还没被完全消灭前,决不能为自己的家庭作打算。 但可惜的是,霍去病最后一次征伐匈奴回来后,不到两年就去世了,死的时候才二十四岁。霍去病的一生都是同保卫国家边防、抗击外族侵略联系在一起的,他的事迹也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卫青、霍去病都是汉武帝统治时期抗击匈奴贵族侵扰的重要军事将领。

问题:汉帝国等待了81年才胜利的“漠北之战”,是如何战胜匈奴主力的?

  卫青字仲卿,河东平阳人。他的母亲是平阳公主家的女奴。

回答:

  卫青少年时在家里放羊,受尽了欺侮。20岁左右,在平阳公主家做骑奴。公元前139年建元二年,卫青的同母异父姐卫子夫被汉武帝选召入宫,立为夫人,后又立为皇后。卫青因是贵戚,先被拜为太中大夫,又因抗击匈奴有功,很快官至大司马大将军。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漠北之战,卫青与霍去病各率领5万名骑兵,兵分两路,从代郡与定襄出发。

  霍去病是卫青的姐姐卫少儿之子。他18岁时被武帝任命为侍中。后来也因抗击匈奴建立殊勋,官至大司马骠骑将军。

图片 3

  卫青、霍去病登上政治舞台,正是西汉政府对匈奴政策的重大转变时刻。

匈奴得知汉军来攻后,赵信为匈奴伊稚斜单于出谋划策:“汉兵既度幕,人马疲,匈奴可坐收虏耳 ”。于是伊稚斜单于将部众人畜辎重转移到更远的北方,以精兵待于漠北,专候西路汉军的到来。

  西汉王朝经过刘邦、文、景几代,到了汉武帝时,专制集权空前强化,社会经济有很大发展,军事力量也得到加强。这时,政府拥有的马匹已达到几十万匹。汉武帝就在这个基础上组织训练了一支强大的骑兵,不但足以防御匈奴侵扰,而且能够深入塞北,主动进行反击。但与此同时,匈奴“数为边害”,仍然不断扰边。汉武帝便决定改变和亲政策,“兴师遣将”,开始发动全面反击匈奴的大规模战争。卫青和霍去病,正是在这场战争中涌现出来的着名战将。

结果,兵出定襄、大将军卫青率领的西路军遭遇匈奴人的主力,匈奴单于伊稚斜早已准备多时的8万余人主力军队。而且,匈奴军队以逸待劳,卫青的汉军却经过长期行军非常疲惫。伊稚斜也非常明了战场的形式,这是对长途行军的敌人发起突然袭击的绝好机会。他立即命令1万名强力的先锋骑兵对汉军发起猛烈的攻击。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派遣马邑人聂一以献马邑城为名,引诱匈奴单于率领10万骑兵深入要塞。汉军30多万人则预先埋伏在附近山谷里,准备一举围歼匈奴主力。匈奴单于亲自率军深入后,发觉了汉朝的诱兵之计,急忙引兵退回。汉朝的“马邑之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大规模反击匈奴战争的序幕,却从此拉开了。

图片 4

  汉与匈奴战争,共有三次重大战役。

卫青显然已经估计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并迅速采取了防守反击的对策。他将强弩战车与著名的重装甲战车“武刚车”摆出了环形的大圆阵,创造了一个移动的堡垒,以保护着步兵、弩手与弓箭手。同时,卫青还部署了5000名精锐骑兵——军事专家一般认为这就是当时的汉军重骑兵“突骑”,来加强这个车阵。

  大战之前,年轻的卫青初试身手,便显露锋芒,显示出卓越的军事才能。公元前129年,匈奴骑兵南侵上谷郡。汉武帝派遣四路军马同时出击。其他三路或败或散,无功而返。只有卫青一路,率军万骑,直捣龙城匈奴祭祀祖先的地方,首战成功,深得武帝赏识,从此受到重用。

图片 5

  公元前127年,第一次大战役爆发。这一年,匈奴集结大量兵力,进攻汉朝上谷、渔阳,杀辽西太守,掳去2000余人。汉武帝决定避实就虚,派卫青率大军进攻久为匈奴盘踞的河南地。卫青等人引军北上,发动突袭,击败了匈奴的白羊王和楼烦王,收复了秦时蒙恬所辟的河南地,在这里设置了朔方郡和九原郡,建筑了朔方城,又从关东移民十多万,到此屯田戍边。从此,不但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的直接威胁,也建立起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进基地。

匈奴骑兵虽然猛烈冲击,但无法突破汉军的防线。不过匈奴骑兵人多势众,战场态势出现了胶着。

  公元前124年,汉武帝又派卫青率领骑兵3万,配合其他几路大军,深入塞北六七百里,掩袭匈奴右贤王王庭。右贤王措手不及,仅带几百随从,仓皇北逃。这次战斗,俘匈奴男女1.5万余人,裨王小王十多人,进一步打击了匈奴的军事力量。为此,汉武帝特意遣派使者,拿着大将军印,前往边塞迎接卫青,就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让他统帅所有抗击匈奴的汉军。

这种僵局持续至黄昏,大漠中的一场沙暴遮蔽了战场。卫青立即派遣主力骑兵,利用低能见度掩护,从两翼发动大规模迂回,并包围了伊稚斜的军队。黑暗中冲杀出来的汉军骑兵猛烈攻击匈奴骑兵,而伊稚斜则被这次钳型攻击彻底击垮。

  公元前121年,第二次大战役开始,斗争焦点是争夺河西地区。霍去病在这次战役中,勇敢善战,是首功之将。霍去病18岁时便已初露头角,曾在卫青部下,以八百精选骑兵,奔袭几百里,杀死匈奴单于的叔祖父。因此,这时汉武帝便大胆提拔他为骠骑将军,委以领导进军河西的重任。霍去病率精兵万骑,奔驰千多里,连败匈奴骑兵,杀伤俘获过万,得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不久后,他又指挥几路精骑“出陇西、北地两千里,过居延,攻祁山”,取得了更大胜利。这次战役,使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通道,进一步发展了第一次大战役的战果。霍去病也因之受到汉武帝的宠信和重用,其地位几乎可与大将军卫青相比了。

汉军随后连续追击160多公里,一共砍倒了大约19000多名匈奴骑兵。之后汉军到达了匈奴军的要塞——蒙古那柱特山的赵信城。在那里,汉军摧毁并焚烧了要塞,且掠夺了赵信城中匈奴军的大量存粮。

  经过第二次战役,匈奴贵族受到严重挫折,在汉军压力之下,其内部日益不稳。匈奴单于要把负有失去河西之责的浑邪王等人治罪,浑邪王等决意投归汉朝。汉武帝便命霍去病派兵接降,击杀不肯归顺的一部分匈奴将卒,保护浑邪王到达长安。

图片 6

  第三次战役,开始于公元前119年。这是规模最大,征途最远,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次战役。汉武帝的目的是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汉军的主力部队,由卫青与霍去病分别统帅,各有5万骑兵。另外组织了随军马匹14万匹,步兵和驮夫几十万人,一起配合行动。这时,匈奴单于听从降将赵信的计谋,移军漠北,严阵以待,准备乘汉军疲敝,一鼓全歼。双方都摆出了决战的态势。

就这样,匈奴单于计划围歼卫青的骑兵主力却遭到了其预估之外的惨败。伊稚斜之后失踪超过10天,导致他的部下以为他已经在漠北之站中阵亡,甚至已经推举了新的单于。新单于在伊稚斜又重新出现之时才退位。匈奴当时的混乱状态可见一般。

  霍去病率东路汉军出代郡,深入1000多里,与匈奴左贤王接战。霍去病的骑兵,奋勇冲杀,连续作战,歼灭了左贤王的精锐,俘获了匈奴三个小王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

没有侧翼危险的霍去病的东路军,没有浪费这个宝贵的战略机会。霍去病带领校尉李敢(李广之子)同右北平郡太守路博德会师,穿过大沙漠,深入匈奴腹地1600多公里,驱使所俘获的匈奴人为汉军在前方开路,直接寻找并攻击了匈奴左贤王的大营。左贤王的匈奴骑兵根本无法对敌霍去病的精锐汉军骑兵,结果遭到彻底的溃败。

  左贤王和手下一部分将官,败逃而去。霍去病率军追歼,直抵狼居胥山,才胜利回师。

霍去病的精骑彻底包围与瓦解了敌军。在无情的攻击中,东路军一共杀死与俘获了70443名匈奴人,俘虏了三个王和83名贵族。之后,他率军到达狼居胥山祭祀天神,姑衍山祭祀地神,又登上翰海旁边的山峰眺望。

  卫青率西路汉军发于定襄,出塞1000多里,与匈奴单于主力相遇。卫青立即将战车“自环为营”,并指挥5000骑兵向匈奴战阵冲锋。匈奴的1万骑兵也立即猛扑过来。双方鏖战到黄昏,大风骤起,飞沙扑面,两军阵容错杂,不辨彼此,继续拼杀搏斗。

这就是著名的“封狼居胥”,汉民族的最高军功!

  这时,卫青派出两支轻骑,分左右两翼,迂回包抄匈奴单于。匈奴单于急忙率几百骑兵,冲出汉军包围,飞驰逃走。匈奴军队,全军溃散。卫青派轻骑连夜追赶匈奴单于,没有赶上。卫青的主力部队也乘胜追杀,到达颜山的赵信城,屯留一天,烧光匈奴储粮后奏凯。经过这三次大战役,尤其是第三次的漠北之战,打垮了匈奴的主力,使匈奴元气大损。从此,“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单于政权。”匈奴贵族很难再牧马中原,“匈奴自卫霍度幕沙漠以来,希复为寇,远徙北方”,汉朝基本上解除了匈奴的军事威胁。

图片 7

在汉帝国骑兵长达近2000公里的长途奔袭中,霍去病在进攻路径上的准备工作显然卓有成效,包括使用对地形相对熟悉的匈奴人来寻找路径。当然,之前霍去病就已经很习惯于这种长距迂回包抄的新骑兵战术,并多次取得辉煌的成功。因此。在他的率领下,汉帝国的骑兵在如此长距离奔袭中,依然准确锁定敌方大营——最薄弱与重要的环节。在攻击成功之后,汉帝国的骑兵利用敌方游牧民族没有固定体系的防御纵深工事及城市可以依托掩护的缺点,不停歇地进行无情的追击,直至给予毁灭性打击。

回答:

漠北之战是汉匈战争中至关重要的一役,此役匈奴被歼灭9万人,遭到沉重打击,元气大伤,在此后十数年,不敢与大汉帝国争锋。

漠北之战能取得空前的胜利,大致有以下几个原因:

1 战前准备到位,后勤补给充足

汉军投入远征的兵力达到三十万人,分东、西两线同时展开。东线由霍去病指挥,西线由卫青指挥,兵力各十五万人,其中五万是骑兵,配备最优良的战马(粟马。普通马喂草,粟马是吃粟米的,特别强壮),另有步兵及后勤运输队伍十万人。除了帝国政府准备的十万匹粟马之外,将士们把自己私人的战马也带上了,总共有四万匹,汉军的战马总计达到十四万匹之多。

2 指挥系统高效

汉军分为东线兵团与西线兵团。在将领的配置上,考虑得十分周详。

西线兵团以卫青为总司令,卫青把李广与赵食其两纵队担任掩护右翼的任务,主攻部队的指挥官,清一色是卫青的亲信:中将军公孙敖是卫青的好友与恩人,左将军公孙贺是卫青的姐夫,后将军曹襄是卫青的继子。大决战在即,卫青的这种安排,避免关键时候他的决策受到老将的掣肘。

在西线战场,由于霍去病年轻气盛,汉武帝配给的将领都是少壮派将领,没有将军一级的军官,只有校尉极的军官,包括路博德、赵破奴、卫山、李敢等。很明显,这样的安排,能让霍去病有充分的自主权。因为霍去病太年轻了,倘若配备几名将军,很显然这些自负的将军未必肯听命于他。

图片 8

3 出色的战术

卫青与匈奴单于决战于漠北,汉军的战术炉火纯青。

当时匈奴人以逸待劳,率先以密集箭雨攻击。卫青祭出最新型的防御武器:武刚车。武刚车是一种“有巾有盖”的战车,就是有车皮,有车盖。这可能是用来送载粮食物资或步兵的车辆,被卫青很聪明地拿来作为防御的武器。在缺乏天然屏障物掩护的大漠地区作战,卫青将武刚车改造成为一种绝佳的防御武器,的确非常高明。

箭雨打击失效后,匈奴采取骑兵强攻。一万名剽悍的匈奴骑兵,向汉军阵地发起冲击。汉军一面躲在武刚车后用弓弩进行还击,一面派出五千骑兵纵马上前迎战。

卫青捕捉战机的能力超前。日薄西山,大漠刮起强风,天色顿变。汉军是背向沙漠,而匈奴军队是面向沙漠,这对匈奴一方十分不利。卫青敏锐地抓住了战机,当机立断,命令大军倾巢而出,从左、右两翼包抄匈奴军队。

这一战,匈奴人被杀与被俘的人数,超过一万九千人。

4 穷追猛打的玩命精神

与卫青稳扎稳打的作战风格不同,霍去病的进攻剽掠如风,在战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顽强作风,穷追猛打,把匈奴左贤王打残废了。匈奴人拼命撤,霍去病拼命追。他率主力深入漠北,翻越离侯山,在弓卢河追上匈奴人,擒获屯头王与韩王,斩俘不计其数。

左贤王率领残部退至狼居胥山。霍去病一鼓作气,再下狼居胥山。在这里他积土为坛,搞了一个盛大的祭天仪式,而后继续西进,一路横扫,直抵姑衍山。在霍去病的狂追狠打之下,左贤王已如惊弓之鸟,一路狂奔。汉军攻克姑衍山,东线战事以全胜而告终,霍去病横扫匈奴,斩获七万零四百四十三人。

回答:

匈奴屡次南侵汉地,抢掠子女玉帛,汉朝由于实力不足,只得隐忍采取和亲政策,一边积蓄国力,经过三代人的不懈努力,到刘邦的曾孙子刘彻上位,匈奴的好日子便到头了,从马邑之战拉开对匈反击战的序幕,此后,汉军在卫青等将领的带领下多次主动出击,寻敌决战,把匈奴势力一步步逐出漠南、河西,随着另一位军事天才卫青的外甥霍去病的加入,匈奴的胜算便越来越低。

图片 9
漠南、河西之战后,匈奴虽大部远遁漠北,但死鸭子嘴硬,还不时南下攻打摸一下汉朝的边境城市,前119年春天,汉武帝遣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及数万步兵分两路深入漠北,力求彻底歼灭匈奴主力,并组织数十万兵民、数万匹马以保障作战。(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自马邑之战暴露出一些老将思维跟不上新形势后,汉武帝刘彻果断起用新人,进入他法眼的便是皇后卫子夫的异父弟弟卫青,试用之后果然不凡,于是挑起汉朝反击匈奴的大梁,多少老将宿将倒成为他的属下将军,卫青有谋略也有天幸,匈奴从此知道汉军也不是软杮子。

图片 10
几场大仗下来,卫青屡战屡捷,收复河朔河套地区,随着军功的增多,权力越来越大,武帝开始有意分权,恰好,霍去病适时出现了,经过实战的锤炼,展现出与卫青不同的一面,卫青老成持重,未算胜先虑败,每一次打击都是重击,对敌人影响深远。而霍去病则苛刻治军,擅于突袭,崇尚擒贼先擒王,让敌人体验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次漠北之战,汉武帝花了大心思,事前推演策划,临阵让舅甥兵分二路,但卫青一路却有老臣宿将,比如李广公孙贺,可能因为卫青功高压得住老人。而霍去病一路并无老将,只有年青一辈,比如李广子李敢,可看出这一役也是培养新人之战。(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

图片 11
卫青一路以郎中令李广为前将军、太仆公孙贺为中将军、主爵赵食其为右将军、平阳侯曹襄为后将军。霍去病所率领的兵士多是经过挑选的精锐之士,其中包括大量的匈奴降将,因他们熟悉匈奴地理人情,这也暴露出武帝以谁为主的作战意图。(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本来计划由霍去病出定襄,直攻匈奴伊稚斜单于部,后来得到消息报称单于已东去,于是令霍去病出代郡,卫青出定襄,兵分两路北进,汉武帝一定要让霍去病去剿灭单于主力。谁知如此改动,又变成阴差阳错失之千里。

卫青大军出塞一千多里,经过大沙漠,终于与伊稚斜单于大部队相遇,变起仓促,合围的李广部未到,卫青便下令用武刚车结阵自保,徐图反攻。伊稚斜单于也令万余骑兵出动应战,双方一接战便是死战,激战整天至黄昏,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尘土飞扬沙砾扑面,两军阵前互不见人,卫青见状,马上下令分兵三路,一路固守,二路从侧翼包抄敌军,进行反包围,匈奴军阵被汉军团团围住。伊稚斜单于见势不妙,便率几百名精壮骑兵从西北方向突围逃走。两军战到天黑,卫青虏获了匈奴俘虏,才知单于遁逃。于是沿路北追,追击二百多里没有见到单于倒到达赵信城,便把能运走的粮食等物运回,其余全部烧毁。(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

图片 12霍去病另一路大军从代郡出发,走了二千多里,没有碰上单于主力,倒碰到左右贤王部,两军展开决战,汉军大胜,俘获匈奴贵人一批,左贤王和右贤王部几乎全军覆没,霍去病挥军追杀,到了狼居胥山,在此驻军并到山上祭天,又在姑衍山祭地,大胜而回。漠北一仗,匈奴两路被歼九万余人,元气大伤,从此而漠南无王庭,日渐衰落。汉军伤亡数万人,马匹损失了十几万,大伤元气,短时期内也无力再发动大规模进攻,此仗换来汉匈一段时期的和平。

回答:

要了解“漠北之战”,我们就先得了解一下“漠北之战”之前的汉匈形势和背景。

在漠北之战之前,汉匈之间已经爆发过两次重大的战役,这两次分别是漠南之战和河西之战。

漠南之战:

汉武帝元朔五年(即公元前124年),武帝发动十余万大军一路进发,向匈奴的单于和右贤王发动了反击。此战以车骑将军卫青为统帅,率领苏建、李蔡、李沮、公孙贺,向匈奴的右贤王发动攻击。同时又命李息、张次公率军出击匈奴左贤王,以牵制左贤王的兵力,保证卫青等人能够顺利的讨伐右贤王。此战卫青突袭毫无准备的匈奴右贤王,大胜而归,并因军功被封为了大将军。

图片 13

此后,匈奴单于伊稚斜向汉朝发动反扑,劫掠汉朝边境,于是第二年汉朝又发动了对匈奴的作战,然而此次作战汉军表现并不突出。尤其是苏建和赵信领导的军队更是全军覆灭,唯独苏建一人逃回,而赵信则投降匈奴,并建议伊稚斜单于向北撤退。此战亦是年少的霍去病第一次出征,他单独带领800余骑,杀敌两千余人而还,最后因功被封为了冠军侯。

这次战役,是汉朝向匈奴发起的一次重大的战略性的战役,然而结果却并未达到消灭匈奴主力的目标。

图片 14

河西之战:

漠南之战以后,匈奴单于撤到漠北,右贤王也遭受到重创,因此武帝抓准时机,向河西之地的匈奴发起了猛攻。此次战役,武帝命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骑兵一万余人向河西走廊一带的匈奴军队发起攻击,战役的结果相当的顺利,霍去病率军与位于皋兰山的匈奴主力大战,并大获全胜。此后不久,霍去病又奉命发起第二次河西之战。此战霍去病深入敌境,并大败匈奴的休屠王和浑邪王,歼敌三万余人,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带领残军逃窜。

河西之战,汉军大获全胜,自此以后,整个河西走廊地区都被汉朝所控制,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之后武帝在此设立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打开了通往西域的大门,为汉朝以后经营西域以及通过丝绸之路进行贸易奠定了基础。图片 15

漠北之战的过程

漠北之战就是汉朝在前面两次大战的基础上,向匈奴发起的一次最后的战略性的大决战。

为了这次战役,武帝专门准备了两年的时间,以积蓄战争所需的财力、物力。元狩四年,武帝征集十几万骑兵,命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各领一半,分头向漠北的匈奴军队发起了攻击。为了保证这次战役的胜利,武帝基本将汉朝最优秀的将领全部投入了战场。卫青所部包括前将军李广、曹襄为后将军、赵食其为右将军、公孙贺为中将军,可以称得上是最强阵容。

图片 16

这次战役原本预定是由霍去病出定襄,前去攻打伊稚斜单于的主力,后来抓获俘虏,了解到单于已经向东而去,于是改变计划,命卫青出定襄,霍去病出代郡。卫青出兵以后,得知其实匈奴单于并未东去,于是命李广和赵食其向东前去包围单于侧翼,自己亲自带兵直取匈奴单于。卫青找到单于军队以后,与之展开激战,伊稚斜单于看到汉军实力强大,于是偷偷向西突围逃走,此时汉军还在和匈奴的混战中,全然不知。之后卫青从俘虏手里知道单于逃走以后,连忙派骑兵追击,但最终还是没能追上单于。此战卫青部消灭敌军一万九千余人。

而霍去病一方出代郡,向北进发,最终遇到左贤王和右贤王的大军,汉军与其展开激战,最终大获全胜,歼敌七万余人,左贤王率亲信逃走,霍去病一路追击到狼居胥山,祭天而还。

此战影响

漠北之战,东西两路共歼灭匈奴军队九万余人,其主力基本被歼灭,匈奴元气大伤,左贤王战败逃窜,并失去了对东部等地的控制,单于向西遁逃,匈奴基本上无力再南下侵扰汉朝领土。从此“漠南无王庭”,原先为匈奴掌控的河西,漠南以及东部的领土丧失殆尽,将近百年来,汉朝只能对匈奴被动防守的局面得以逆转,是汉朝建立以来,面对匈奴最大的一场胜利。

回答:

谢邀。

汉朝建立伊始,便受到北边匈奴的侵扰和威胁。刘邦曾率大军出击匈奴,结果战败而回。此后匈奴一直在北边骚扰不断。

文帝和景帝两代,都对匈奴取守势。一面在国内励精图治,使国内的经济逐渐富足起来,积累了大量的钱粮,为日后反击匈奴准备了物质基础。

汉武帝登基以后,继承祖父的遗志,多次发动对匈奴的反击,给予了匈奴以重创。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命令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自率领五万骑兵,远征漠北,去消灭单于和左贤王的主力。

卫青遇上了单于的主力,厮杀了一天一夜,匈奴支持不住,四散溃逃。匈奴单于趁着天黑,双方正在恶战,带着数百名侍从逃跑了。汉军胜利班师回朝。

再说霍去病,远征二千多里,直杀入左贤王军中,俘获大小匈奴王83人,歼灭匈奴军7万多人,使得左贤王全军复没。

漠北之战,西汉反击匈奴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从此,基本解除了北部边境的威胁。这是前无古人的业绩。

欢迎点评。

回答:

根本没有战胜漠北,因为按照当时历史书记载,北海是现在的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什么霍去病,卫青等只到过阴山山脉,根本没有到达过贝加尔湖,所以不要歪曲历史

回答:

汉初高祖刘邦被匈奴打败,汉朝采取和亲政策,到汉武帝时期国力强盛对匈奴采取攻势,经过河西之战,设置河西四郡使匈奴受到重大打击,决定性胜利是发生公元前119年卫青率领骑兵十几万,步兵五十多万北征匈奴的漠北之战,从此匈奴威胁解除。

回答:

派那么多兵当时等于去月球差不多难度,特别是太荒凉,比亚历山大过沙漠难度大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官网娱乐发布于历史皇帝,转载请注明出处:汉武帝抗击匈奴,汉帝国等待了81年才胜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