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年前的制盐之谜,揭开商周制盐之谜

2019-09-20 21:33栏目:欧洲历史
TAG:

柴米油盐酱醋茶,谓之“开门七件事”,民间有人称之为居家过日子的“七宝”。 说到“七宝”之一的“盐”,我们哪一个人也不陌生。但是,说到制盐的工艺,特别是古代制盐的工艺,恐怕就很少有人了解个中详情了。 制盐取卤,对于今天生活在寿光北部的人们来说并不陌生。但如果要问三千年前商周时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在制盐时又是如何取卤的呢?是从海水中取卤,还是汲取地下卤水?是引自盐湖中,还是取自地碱土?最近双王城盐业遗址上最古老盐井的发现,让商周时期古人制盐取卤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古盐井遗址的发掘,解决了制盐原材料问题。沉淀池、蒸发池遗址的发现,又让考古专家了解了古人制卤过程。那卤水经过沉淀、蒸发后,后续流程是什么?是在蒸发池内自然结晶,还是经过煮沸成盐?遗址群落中发现的大量盐灶帮考古专家解开了这个谜团。 在双王城遗址群,考古人员发现了部分红烧土堆积、陶片集中地。经清理,一座座似窑似灶的遗迹重见天日,每座窑由火道、火门、窑室、烟道组成。火道、窑室、窑壁烧制呈红色,非常坚硬。有的窑灶两侧还有蓄水坑,坑底部经过夯打,铺垫黏土,周壁也涂抹黏土和沙土,起到防渗、防漏作用。 此处是烧制盔形器的窑址还是煮盐的盐灶?如果是盐灶,那么古人又是如何煮卤成盐的呢?一系列问题困扰着考古专家们。 在014遗址东南角,考古人员对此处一巨型窑灶进行了全面清理。首先显现的是一个长条形火道,随后一大一小两个窑室呈现在考古人员面前,大室为椭圆形,小室为长条形,在窑室两侧还有两个蓄水坑。 在双王城所发现的七八十处遗址,每处遗址内都发现了1至3处制盐作坊,每一处制盐作坊都存在这样的灶室。此外,灶室周围和生产垃圾内发现成堆的白色块状物,是煮熬盐过程时撇刮出来的钙、石膏等杂质。据此,专家们认为这种灶就是当时的盐灶。 此灶年代最迟不会晚于西周早期,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厂年代如此之久,规模如此之大,保存如此完好,实属国内罕见,在制盐考古史上也是首次发现。 根据灶室的结构以及周围盐业遗址发现,可以想象当时的制盐过程:古人从卤水井提取卤水,经沉淀池沉淀、蒸发池蒸发提高卤度后,舀人灶室两侧的蓄水坑。灶室内,一人在火道旁烧火,两侧有人不断从蓄水坑里舀出卤水倒人盔形器,随着温度升高,卤水蒸发,再不断向盔形器内添加卤水,并不断地撇刮漂浮在盔形器内的硝碱、钙类,待盔形器内盐煮满后,打碎盔形器,取出盐块。 根据坑井出土的瓦片、淤泥及其它同时期遗留物,专家断定,这些坑井属于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应该说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最古老的盐井。这比文献记载,莱州湾一带最早的属于唐代的盐井提早了1600年,比其他地区发现的盐井早3000年。商代盐井的发现,证明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古人已经开始直接利用地下卤水制盐。 祖先制盐之谜的揭开,沉淀池、蒸发池在国内的首次发现,说明在商代,人们已经了解掌握了渤海南岸地区,春夏之交气候干燥、降水量少,风吹时间长、蒸发量大的规律与特点,并能够充分利用日晒和风力等自然力量来提高卤水的浓度,从而提高盐业生产效率。盐业生产效率的提高,不仅为人们提供了味觉上的享受,还为当时华夏民族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温床。

古盐井遗址的发掘,解决了制盐原材料问题。沉淀池、蒸发池遗址的发现,又让考古专 家了解了古人制卤过程。那卤水经过沉淀、蒸发后,后续流程是什么?是在蒸发池内自然结 晶,还是经过煮沸成盐?遗址群落中发现的大量盐灶帮考古专家解开了这个谜团。


柴米油盐酱醋茶,谓之“开门七件事”,民间有人称之为居家过日子的“七宝”。说到 “七宝”之一的“盐”,我们哪一个人也不陌生。但是,说到制盐的工艺,特别是古代制盐 的工艺,恐怕就很少有人了解个中详情了。

发布时间: 2009/11/30 8:52:40 被阅览数: 次 王德明指着一个浅坑介绍道,古时地下卤水水位比现在要浅,有的地方还不足一米,这些坑井的用途就是当时人们从中取卤制盐。王德明为我们复原了当时人们制盐的全过程:从卤水井提取卤水,经沉淀池沉淀、蒸发池蒸发提高卤度后,舀入灶室两侧的蓄水坑。灶室内,一人在火道旁烧火,两侧有人不断从蓄水坑里舀出卤水倒入盔形器,随着温度升高,卤水蒸发,再不断向盔形器内添加卤水,并不断地撇刮漂浮在盔形器内的硝碱、钙类,待盔形器内盐煮满后,打碎盔形器,取出盐块。 北京大学教授、盐业问题专家李水城称,双王城水库制盐遗址群面积之广、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分布之密集、保存之完好,在全国非常罕见。 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光冀表示,这个遗址群中出土的一处遗迹可以确定为制盐作坊,从中可以看到制卤、煮盐的生产过程,是迄今国内发现最早的用海水制盐的作坊。 一直从事此项遗址考古的燕生东博生称,此处发现比文献记载的莱州湾一带最早的唐代盐井提早了1600年,比其他地区发现的盐井早 3000年。 双王城盐业考古被评为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今年 7月,该项目又获得由国家文物局颁发的田野考古二等奖。 关于盐未讲完的故事 双王城盐业考古为我们提供了古人向大自然要盐的大体过程,但目前的发现中也有一些不能确定和无法回答的问题。 在遗址发掘现场,围绕着盐灶考古专家清理出了两排“柱洞”,每个“柱洞”直径二三十厘米、高二三十厘米。部分考古人员认为,这是搭建工棚的柱洞,但也有部分专家提出了疑问。这是其一。 其二,有专家认为,海水的主要成分除了氯化钠之外,还有氯化镁。通过结晶制造出来的盐如果不经过特殊处理,里面既含有氯化钠,也含有氯化镁,这样的盐是苦的。双王城地区古人制的是盐,但制的是不是食用盐,很难说。 其三,既然有大规模的蒸发池,效率比煮盐高多了,为什么不用蒸发池直接取盐,这也是一个问题。山东省文物局副局长、研究员王永波称:“如果是煮盐的话,就那么几个小盐灶,效率是很低的。从遗迹来看,当时的设施不具备大规模煮盐的条件。因此,古人有可能从事的是盐化工制造。” 另外,尽管我们基本上想像出了当时的制盐过程,但依现在的发掘证据,当时真实的制作流程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 目前这个遗址的考古挖掘工作还在进行。相信随着工作的进展,更多文物的出土,上面这些问题的答案将渐渐浮出水面。 来源:大众日报 编辑:秋痕

祖先制盐之谜的揭开,沉淀池、蒸发池在国内的首次发现,说明在商代,人们已经了解 掌握了渤海南岸地区,春夏之交气候干燥、降水量少,风吹时间长、蒸发量大的规律与特点 ,并能够充分利用日晒和风力等自然力量来提高卤水的浓度,从而提高盐业生产效率。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盐的使用是人类走向文明的重要一步,盐业的发展不仅为人们提供了味觉上的享受,还 为当时华夏民族经济的发展提供了_个温床。

根据坑井出土的瓦片、淤泥及其它同时期遗留物,专家断定,这些坑井属于商代晚期至 西周早期,应该说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最古老的盐井。这比文献记载,莱州湾一带最早 的属于唐代的盐井提早了 1600年,比其他地区发现的盐井早3000年。商代盐井的发现,证明 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古人已经开始直接利用地下卤水制盐。

根据灶室的结构以及周围盐业遗址发现,可以想像当时的制盐过程:古人从卤水井提取 卤水,经沉淀池沉淀、蒸发池蒸发提高卤度后,舀人灶室两侧的蓄水坑。灶室内,一人在火 道旁烧火,两侧有人不断从蓄水坑里舀出卤水倒人盔形器,随着温度升高,卤水蒸发,再不 断向盔形器内添加卤水,并不断地撇刮漂浮在盔形器内的硝碱、钙类,待盔形器内盐煮满后 ,打碎盔形器,取出盐块。

制盐取卤,对于今天生活在寿光北部的人们来说并不陌生。但如果要问三千年前商周时 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在制盐时又是如何取卤的呢?是从海水中取卤,还是汲取地下卤水 ?是引自盐湖中,还是取自地碱土?最近双王城盐业遗址上最古老盐井的发现,让商周时期 古人制盐取卤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在014遗址东南角,考古人员对此处一巨型窑灶进行了全面清理。首先显现的是一个长 条形火道,随后一大一小两个窑室呈现在考古人员面前,大室为椭圆形,小室为长条 形,在窑室两侧还有两个蓄水坑。

在双王城遗址群,考古人员发现了部分红烧土堆积、陶片集中地。经清理,一座座似窑 似灶的遗迹重见天日,每座窑由火道、火门、窑室、烟道组成。火道、窑室、窑壁烧 制呈红色,非常坚硬。有的窑灶两侧还有蓄水坑,坑底部经过夯打,铺垫黏土,周壁也涂抹 黏土和沙土,起到防渗、防漏作用。

此处是烧制盔形器的窑址还是煮盐的盐灶?如果是盐灶,那么古人又是如何煮卤成盐的 呢?一系列问题困扰着考古专家们。

在双王城所发现的七八十处遗址,每处遗址内都发现了 1至3处制盐作坊,每一处制盐作 坊都存在这样的灶室。此外,灶室周围和生产垃圾内发现成堆的白色块状物,是煮熬盐过程 时撇刮出来的钙、石膏等杂质。据此,专家们认为这种灶就是当时的盐灶。此灶年代最迟不 会晚于西周早期,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厂年代如此之久,规模如此之大,保存如此完好 ,实属国内罕见,在制盐考古史上也是首次发现。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官网娱乐发布于欧洲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3000年前的制盐之谜,揭开商周制盐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