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李王与她们的东瀛伙伴

2019-09-20 21:33栏目:欧洲历史
TAG:

晁衡来自日本,原名叫阿倍仲麻吕。唐玄宗开元五年随日本第九次遣唐使团来中国留学,并改用中国姓名为晁衡。此公好学聪敏,不仅通汉语,还善于吟诗。学成后受到皇帝器重,留在朝廷内作官。其间,恰好李白、王维等着名诗人被召进宫出仕,很快与晁衡结识,并成为至交好友,一起饮酒,吟诗唱和,足见彼此情深意厚。 积水不可极,安知沧海东! 九州何处远?万里如果乘空。 向国惟看日,归帆但信风。 鳌身映天黑,鱼眼射波红。 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 别离方异域,音信如果为通! ——王维《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 王维写的这首《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既形象地抒发了送别晁衡时难舍难分的深情厚意,也坦然表露了对好友这一别无限惆怅、迷惘、忧虑的心结。这是天宝十二载,晁衡以唐朝使者身份,随同日本第十一次遣唐使团乘船返国办事省亲时王维对晁衡表达的深切情意。晁衡临行前,朝廷为他举行隆重送别仪式,唐明皇玄宗亲自题诗相送,许多友人也纷纷吟诗赠别,充分表达对这位日本友人依依惜别之情和良好祝愿。 那时,李白早已离开皇宫,离开京城长安。但听说挚友晁衡要归国,也赶来送行。之后,李白便到金陵一带游览去了。但没过多久,就传来晁衡船队海上遭遇风暴,已溺死在茫茫大海中。李白一听到这个不幸消息,悲痛欲绝。于是,当即写下这首悼诗,寄托对故友的无限缅怀。 日本晁卿辞帝都。 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 白云愁色满苍悟。 ——李白《哭晁卿衡》 诗题中用了一个“哭”字,就高度概括了对遇难至交万分哀惜的心境,连天上的“白云”,霎间也变成白色愁云。天上白云本是无情,在这里李白运用拟人化的艺术手法,巧妙借用白云的哀愁来衬托自己的哀愁,把对故友亡命大海的痛苦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而又含蓄委婉,这既是对故友一片深情的写照,也表现了诗人艺术手法的高超。尽管李白在宫中不到两年时间,对这位来自异邦之友却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在李白心目中,这位晁卿,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品德高尚。因而,诗人把晁卿比作天上的明月,其人品像明月一样高尚、高洁、高贵,给予这位异国之友以高度评价。而故友沉没大海恰似“明月不归沉碧海”,怎能不令人万分痛惜神伤呢!李白与晁衡这种至纯至洁之交,在盛唐时代文坛诗坛上传为佳话,在中日友好史册上也是一曲响彻云霄的友谊之歌。李白这首诗作千古流传,而李晁之情谊也传颂千古,为中日世世代代子子孙孙所赞美所颂扬。 令人感慨的是,这神奇乐章至此并未画上休止符。据史载,这次海难,晁衡并未遇难,而是被渔民搭救上岸,奇迹般生还。经过当地百姓的精心照料,晁衡很快恢复健康,辗转万里回到京都长安。大唐皇帝,文武百官,皆大欢喜。在江南漫游的李白知悉这一喜讯,更是欢喜欲狂。回到京都的晁衡,继续出仕,供奉朝廷,历经玄宗、肃宗、代宗三朝,可谓“三朝元老”,大历五年卒于京城长安。在此前,李白于宝应元年卒于安徽当涂。两人之交一直延续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不能不令人赞叹不已。 李白等唐代诗人与晁衡,也许是有记载以来最早的中外友情。重读这段故事,相信每一个有情人,都会从李晁神奇之交中受到洗礼、启迪,努力去谱写中日友好合作、促进人类和谐和平的新篇章。

鳌身映天黑,鱼眼射波红。

  日本晁卿辞帝都, 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 白云愁色满苍梧。

那时,李白早已离开皇宫,离开京城长安。但听说挚友晁衡要归国,也赶来送行。之后 ,李白便到金陵一带游览去了。但没过多久,就传来晁衡船队海上遭遇风暴,已溺死在茫茫 大海中。李白一听到这个不幸消息,悲痛欲绝。于是,当即写下一首悼诗,寄托对故友的无 限缅怀。“曰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悟。”——李白《哭晁卿衡》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这两句,诗人运用比兴的手法,对晁衡作了高度评价,表达了自己的无限怀念之情。前一句暗指晁衡遇难,明月象征着晁衡品德的高洁,而晁衡的溺海身亡,就如同皓洁的明月沉沦于湛蓝的大海之中,含意深邃,艺术境界清丽幽婉,同上联中对征帆远航环境的描写结合起来,既显得自然而贴切,又令人无限惋惜和哀愁。末句以景写情,寄兴深微。苍梧,指郁洲山,据《一统志》,郁洲山在淮安府海州朐山东北海中。晁衡的不幸遭遇,不仅使诗人悲痛万分,连天宇也好似愁容满面。层层白色的愁云笼罩着海上的苍梧山,沉痛地哀悼晁衡的仙去。诗人这里以拟人化的手法,通过写白云的愁来表达自己的愁,使诗句更加迂曲含蓄,这就把悲剧的气氛渲染得更加浓厚,令人回味无穷。

九州何处远?万里如果乘空。

李白

晁衡来自日本,原名叫阿倍仲麻吕。唐玄宗开元五年随日本第九次遣唐使团来中国留学 ,并改用中国姓名为晁衡。此公好学聪敏,不仅通汉语,还善于吟诗。学成后受到皇帝器重 ,留在朝廷内做官。其间,恰好李白、王维等着名诗人被召进宫出仕,很快与晁衡结识,并 成为至交好友,一起饮酒,吟诗唱和,足见彼此情深意厚。

  晁衡,又作朝衡,日本人,原名阿倍仲麻吕。唐开元五年(717),随日本第九次遣唐使团来中国求学,学成后留在唐朝廷内作官,历任左补阙、左散骑常侍、镇南都护等职。与当时著名诗人李白、王维等友谊深厚,曾有诗篇唱和。天宝十二载,晁衡以唐朝使者身份,随同日本第十一次遣唐使团返回日本,途中遇大风,传说被溺死。李白这首诗就是在这时写下的。

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

  “日本晁卿辞帝都”,帝都即唐京都长安,诗用赋的手法,一开头就直接点明人和事。诗人回忆起不久前欢送晁衡返国时的盛况:唐玄宗亲自题诗相送,好友们也纷纷赠诗,表达美好的祝愿和殷切的希望。晁衡也写诗答赠,抒发了惜别之情。

“积水不可极,安知沧海东!

  李白与晁衡的友谊,不仅是盛唐文坛的佳话,也是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历史的美好一页。

向国唯看日,归帆但信风。

  诗的标题“哭”字,表现了诗人失去好友的悲痛和两人超越国籍的真挚感情,使诗歌笼罩着一层哀惋的气氛。

王维写的这首《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既形象地抒发了送别晁衡时难舍难分的深情厚谊 ,也坦然表露了对好友这一别无限惆怅、迷惘、忧虑的心结。这是天宝十二载,晁衡以唐朝 使者身份,随同日本第十一次遣唐使团乘船返国办事省亲时王维对晁衡表达的深切情意。晁 衡临行前,朝廷为他举行隆重送别仪式,唐明皇玄宗亲自题诗相送,许多友人也纷纷吟诗赠 别,充分表达对这位日本友人依依惜别之情和良好祝愿。

  “征帆一片绕蓬壶”,紧承上句。作者的思绪由近及远,凭借想象,揣度着晁衡在大海中航行的种种情景。“征帆一片”写得真切传神。船行驶在辽阔无际的大海上,随着风浪上下颠簸,时隐时现,远远望去,恰如一片树叶飘浮在水面。“绕蓬壶”三字放在“征帆一片”之后更是微妙。“蓬壶”即传说中的蓬莱仙岛,这里泛指海外三神山,以扣合晁衡归途中岛屿众多的特点,与“绕”字相应。同时,“征帆一片”,飘泊远航,亦隐含了晁衡的即将遇难。

一一王维《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

哭晁卿衡

别离方异域,音信如果为通! ”

  诗忌浅而显。李白在这首诗中,把友人逝去、自己极度悲痛的感情用优美的比喻和丰富的联想,表达得含蓄、丰富而又不落俗套,体现了非凡的艺术才能。

诗题中用了一个“哭”字,就高度概括了对遇难至交万分哀惜的心境,连天上的“白云 ”,霎间也变成白色愁云。天上白云本是无情,在这里李白运用拟人化的艺术手法,巧妙借 用白云的哀愁来衬托自己的哀愁,把对故友亡命大海的痛苦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而又含蓄委 婉,这既是对故友一片深情的写照,也表现了诗人艺术手法的高超。尽管李白在宫中不到两 年时间,对这位来自异邦之友却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在李白心目中,这位晁卿,不仅才华 横溢,而且品德高尚。因而,诗人把晁卿比作天上的明月,其人品像明月一样高尚、高洁、 高贵,给予这位异国之友以高度评价。而故友沉没大海恰似“明月不归沉碧海”,怎能不令 人万分痛惜神伤呢!李白与晁衡这种至纯至洁之交,在盛唐时代文坛诗坛上传为佳话,在中 曰友好史册上也是一曲响彻云霄的友谊之歌。李白这首诗作千古流传,而李晁之情谊也传颂 千古,为中日世世代代子子孙孙所赞美所颂扬。

  李白的诗歌素有清新自然、浪漫飘逸的特色,在这首短诗中,我们也能体味到他所特有的风格。虽是悼诗,却是寄哀情于景物,借景物以抒哀情,显得自然而又潇洒。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官网娱乐发布于欧洲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李王与她们的东瀛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