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何时可以成为世界记忆,中国设立国

2019-11-04 06:16栏目:中华文化
TAG: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正式通过了《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决定草案》,这意味着从今年起,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悼念仪式将正式升格到国家的法律性层面。

“12•13”,中华民族近代史上最沉重的一页。 77年前,南京城破,30万同胞惨遭杀戮,血腥屠杀震惊世界。 77年后,我国迎来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举国上下,深切悼念死于日寇屠刀下的遇难同胞,在回望沉痛历史中汲取血的教训,为早日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凝心聚力。

图片 1

图片 2

不忘远逝生命,最高规格祭奠平民

79年前,南京那个最黑暗最寒冷的冬天不仅应该被中国人铭记,更应该成为全人类共同的伤痛记忆,应该被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这个六朝古都,顿时凄风苦雨,无比黑暗。在暗无天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侵华日军用屠刀血腥残杀了30多万无辜平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强奸抢劫、焚烧破坏,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经历了战争的残酷,才会懂得和平“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体会过民族危亡的切肤之痛,就会深刻理解积贫积弱的国家只会任人宰割。这场惨无人道的屠杀,给人类本性蒙上了耻辱,给人类文明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疤。 历史不能遗忘。曾经,中华民族在二战中遭受了巨大伤痛,如今,正在腾飞的中国,在国家层面集中祭奠死难者,这种举国繁荣下的缅怀会更加笃定。设立国家公祭日,这是民之所向,这与中国的大国地位相符,也符合国际惯例。二战后,主要参战国政府纷纷推出国家级哀悼日,以国家公祭形式祭奠死难的国民,加强民众对国家遭受战争灾难的历史记忆。 令人遗憾的是,南京大屠杀的国际认知度比起二战中的其他一些惨剧,要低得多,没有获得相应的历史地位。我们不会用人民死伤数量作为低级的比较,来判定孰重孰轻,30万在日寇屠刀下逝去的先辈理应被世人铭记。同为二战史上的惨案,奥斯威辛集中营在37年前就被列为世界记忆遗产名录,11年前,集中营解放的日子成为了“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每逢1月27日,世界各国举行纪念仪式,各国领导人都要发表讲话,铭记集中营的惨痛教训,用战争的恶果来警示后人避免战争。而南京大屠杀,在中国以外,除了海外华人自发的民间活动,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的悼念和纪念活动。同样是为了缅怀历史、守卫和平,为什么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活动没有走向世界? 不得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在我国的研究起步较晚。二战结束以后,以色列乃至全球的犹太人就开始不停地研究、探讨奥斯威辛集中营惨案,不遗余力的挖掘历史、抢救资料。从国家到个人,从政党到团体,大家忘记政见不和、信仰迥异,勠力同心地推动惨案的国际影响。 而在中国,对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甚至比日本学者还晚了20年!1982年,当日本右翼的魔抓伸向教科书,要在后代记忆中抹去侵华历史、屠杀真相时,中国政府、学者才幡然醒悟,开始进行大屠杀资料的收集整理。当时,距那场浩劫已经过去近50年,亲历者大多白发苍苍,实物资料散落于世界各地,教科书也鲜有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述,历史渐渐被人遗忘。幸运的是,研究者们站了出来,他们采集大屠杀幸存者证言,四处寻访证物,不辞辛苦,用一片片历史的碎片,拼出了一段沉重但明晰的历史画面。

国家公祭日的设立有五大意义:

对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来说,她的“家”一半刻在纪念馆“哭墙”上,一半在现实中。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闯进她位于新路口5号的家中,转瞬之间,九口之家就剩下了8岁的她和4岁的妹妹。 如今,已是四代同堂的老人,夏淑琴仍时常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默默抚摸“哭墙”上亲人的名字。 夏淑琴一家的悲惨遭遇,代表着当年南京人经历的噩梦,刻入中华民族难以痊愈的历史伤疤。 77年前,南京城破,在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等指挥下,侵略者对我手无寸铁的同胞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大规模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这一公然违反国际法的残暴行径,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早有历史结论和法律定论。 南京大屠杀仅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犯下罪行中最典型的一例。 自1874年初发动侵台战争至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日寇在我中华大地上的滔天恶行罄竹难书,杀人手段骇人听闻:化学武器、细菌战、杀人竞赛、“三光”政策……数以千万的中华儿女惨遭屠戮。仅1931年至1945年的14年抗战中,中华民族就付出了3500万军民伤亡的代价。 永不忘却,逝去同胞! 今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决定,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对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进行悼念。 “将二战期间的重大惨案定为国家公祭日一直是国际惯例。”最早在全国两会上提议设立公祭日的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赵龙表示,生命权是最基本的人权,以国之名悼念平民死难者,体现的是一个民族对生命的无上尊重。 顺乎民意的有力之举,唤起了全体中华儿女对死难同胞的深切缅怀。今年7月6日,由新华网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共同筹建的“国家公祭网”正式上线。截至目前,网页浏览人次超过5000万,300万多人在线祭奠和留言。

图片 3

1、沉重打击日本右翼试图歪曲、抹杀历史的企图

铭记历史警示,矢志不渝维护和平

上世纪90年代,当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研究南京大屠杀时,却面临着窘境。她到南京采访时,没有看到大屠杀遗址,却看到这座城市的大部分老房屋和老街景被拆除。张纯如观察到的事实,正映射了这场旷世灾难的命运:在公众视野中,它曾长期“消失”。1997年,当她带着收集的日文、德文和英文的大量资料再次来到中国时,中国人民才知道原来当年还有一位约翰·拉贝先生,他写日记详细记录了南京大屠杀,还救了很多中国人,被称作是“中国的辛德勒”。而1993年,斯皮尔伯格导演的《辛德勒的名单》电影已上演。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传播早已走出史学界,世界人民通过一部电影记住了那一段历史。 当然,起步晚、交流迟、传播慢,这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没有走向世界的内部原因。而日本右翼的无耻行径,是更加重要的外部原因。一段时期以来,日本右翼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抹黑幸存者,甚至将南京大屠杀诬为虚构,辩称为是为镇压俘虏的叛乱,试图将真实的历史记忆彻底抹去。他们还参拜供奉有侵略并屠杀中国人的日本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他们甚至篡改历史教科书,企图将军国主义的侵略历史从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年轻人的记忆中抹去。不少日本人不知道有南京大屠杀,却只记得日本是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认为二战中日本是受害国而非加害国。否认南京大屠杀及其他战争残暴行为,实际上成为日本右翼否认侵略历史、进而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突破口。 这是遗忘历史的表现。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曾说:如果我们不向历史学习,我们将被迫重演历史。 2014年,中国首次再次以国家名义悼念那场灾难中的死者,在12月13日举行国家公祭。这意味着中国要进一步固化以南京大屠杀为代表的日本侵华罪行史实,并将其上升为全中国、乃至全人类的共同记忆。 由中国最高立法机关决定设立的这个公祭日,将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 这以国之名的公祭,正是要与当前一些人的“历史健忘症”针锋相对作斗争,尤其是警示以安倍晋三为代表的日本右翼要正视历史,妥善处理现实问题。 随着越来越多亲历与见证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离世,以国家公祭的方式掸去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上的灰尘也十分紧迫。 “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只有敬畏死者、追念先逝,社会之风俗道德才可以渐渐笃厚起来。在当今中国,举行这样规格的公祭,不单是对死难者的祭奠,更是对民族精神的一次唤醒,那愈发强烈的民族凝聚力,定会推动“中国梦”不断向前迈进。

自安倍政权上台后,发表一系列否认日本侵略历史的言论,说什么“关于侵略的定义,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国际上都尚无定论”,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更是直接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广播协会经营委员百田尚树今年2月3日在东京街头的公开演讲中声称,根本不存在南京大屠杀,一时间,各种各样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甚嚣尘上。

12月9日,南京农业大学的数千名师生,把自己手工制作的白色菊花和千纸鹤,组成“12•13”字样,寄托对遇难同胞的哀思,表达牢记历史的决心;12月10日,1213名解放军官兵冒雨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勿忘国耻圆梦中华”主题宣誓仪式…… 铭记历史,警示未来! 今年7月7日,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仪式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中国人民对战争带来的苦难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 无需回避!正是由于近代以来中国的贫弱,才导致河山被践踏,生灵遭涂炭。 “南京大屠杀是落后就要挨打的血泪教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以国家名义进行正式纪念与公祭,意义在于让国人的历史记忆长久保持唤醒状态,避免出现哪怕是片刻的忘却与麻木。 必须警惕!长久以来,一小撮日本右翼分子罔顾历史事实,以篡改教科书、污蔑幸存者、纠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数字等方式,妄图达到抹杀侵略历史、美化侵略战争的目的。 “公祭将是对妄图否定历史的日本右翼又一次有力回击。”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表示,举行国家公祭,体现的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意志,体现的是捍卫历史的坚定决心,同时更在向世界宣示,历经侵略战争灾难的中华民族,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铭记历史,南京在行动。从12月起,南京市将南京大屠杀专史课程列为中小学必修科目。南京市教育局局长吴晓茅表示,对那段灾难历史,南京人有着切肤之痛,强化相关历史教育,应成为全市青少年历史观教育的重要内容。 铭记历史,中国在行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与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一同被设立的,还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今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每年,“7•7”“8•15”“9•3”“9•18”“9•30”“12•13”这些重要的时间节点上,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都在传承着一个民族的深沉记忆。 “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曾身中日寇37刀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在人生晚年道出的警世之言,也是全体中国人共同的心声。

你到日本访问,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在街头散发传单,告诉你,南京大屠杀是谎言、是战胜国强加给战败国的诬陷。

凝聚筑梦力量,众志成城迈向复兴

说实在的,一个民族不怕犯错误、甚至犯罪,但最怕无视历史、歪曲历史、亵渎历史,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铁证如山。

“日本以暴虐的行为使中国人扎下了牢固的反抗心理,因此它必将毁灭自己。” 这是当年德国留驻南京的大使馆政务秘书罗森在目睹南京大屠杀暴行之后发出的断言,也是南京大屠杀期间西方人士对战争结局最准确的预言。 “摧毁中国的抵抗意志,是日军发动南京大屠杀的主要原因之一,但从更长的历史时段看,日军的暴虐激发了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和爱国热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学会副会长张生说,“某种意义上,南京正是日本军国主义走向毁灭的起点之一。” 77年时光荏苒,77载沧桑巨变。历经劫难的南京,正改换新颜。 中华门,“南京保卫战”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之一。当年,日本侵略军第六师团由此突入南京城,其他几个城门也相继失守,屠城惨案自此肇始。如今,中华门周边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致。 变化的,不仅是中华门。今年8月,第二届青奥会在南京举行,全世界都为这座城市的繁荣与活力由衷赞叹。 南京新生、南京巨变,也是中国高速发展的缩影。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奇迹,世界瞩目。重回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正以自身的发展繁荣,给世界发展带来新机遇、注入新动力。 13亿中国人迎来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举行国家公祭,重温苦难历史,必将在全民族逐梦圆梦的征程上,凝聚起团结奋进的磅礴之力。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毕生证言到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记忆,从纪念馆“哭墙”前一束束鲜花到国家公祭网上的万千祭言……首个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亿万华夏儿女心中涌动着一个共同的声音:勿忘国耻,圆梦中华! (新华社记者:冯诚、蔡玉高、蒋芳)

《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的来污辱这个城市”,他们“单独的或者二、三人为一小集团在全市游荡,实行杀人、强奸、抢劫、放火”,终至在大街小巷都横陈被害者的尸体,“江边流水尽为之赤,城内外所有河渠、沟壑无不填满尸体”。

链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据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日军在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达30多万人。

除了当时法庭的判决之外,还有侵华日军各级指挥机构当时的命令和军官的记录为直接物证,以及中国幸存者的血泪控诉,还有例如《拉贝日记》、《魏特琳日记》等国际人士提供的证言和美国牧师约翰·马吉1937年拍摄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长度达105分钟的电影胶片为证,这些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惨绝人寰的暴行,日本想赖是赖不掉的。

2、彰显对生命的敬畏、对人权的尊重

日本号称已经进入现代民主社会,但日本右翼分子对于野蛮社会的大屠杀,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感,何以与现代人为伍。

日本号称尊重死者,认为死者为大,死者即神,由此,日本右翼分子不顾国际社会的一再谴责,一意孤行参拜供奉有日本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既然死者是神,那么被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屠杀的南京30万生灵和被日本侵略者屠杀的3500万中国人民算不算是神,应该不应该得到稍有良心的日本人的最起码的忏悔和尊重,要知道,那些冤魂曾经都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啊!

别道貌岸然地说什么尊重人权,要尊重人权,就从尊重别国国民最起码的生存权做起,就老老实实地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去谢罪,否则,收起那一套骗人的鬼话。

中国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才是真正尊重人权,敬畏生命,谴责暴行。

12月13日,不应该仅是中国的国殇日,更应该是日本的国耻日,忏悔日。

3、将中国的悲哀融入世界的悲哀,将屠杀变为人类文明不能忘记的负遗产

残忍、嗜血、虐待是人类扭曲的变态心理,是阻碍人类文明发展的毒瘤,是人类共同的敌人,理应得到全人类的唾弃。

因此,世界许多国家都以设立大屠杀纪念日和纪念馆的形式来祭奠被杀人恶魔残害的无辜平民,与此同时,提醒人们不忘历史,警惕噩梦重演。

例如,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纪念日,德国的大屠杀受害者纪念日,俄罗斯的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日,美国的珍珠港事件纪念日等,现在又加上一个中国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这就使中国的国祭日,具有了世界意义,必将在国际上产生更大的重视与震动,成为世界人民集体记忆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各国都有自己的痛苦,当各国的痛苦聚集在一起时,就会悲催出一股巨大的能量,痛苦也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但疤痕永在。

世界人民共同的悲惨记忆将警示人们,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二战的清算,不仅是两个民族之间的清算,更是人类对自己的清算;不仅是对罪恶行为的清算,更是对精神根源的清算。

在军国主义的亚洲策源地,二战的精神废墟从未得到彻底清理,而魔鬼,正在这个废墟下等待着重生,企图再次借尸大和民族,吞噬世界。警惕啊!

4、反思中华文化,激扬民族精神

短短六个星期之内,30万骨肉同胞生灵涂炭,这一方面反映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残忍,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当时中国国力、军力的孱弱,国民政府指挥无方,一些国民党部队临阵脱逃,而民众则毫无组织,散沙一盘,束手待命。

更有甚者,充当“带路党”,引领日本侵略者指认已经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中华文化中的善良、中庸、隐忍,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屠刀下,不堪一击,日本军国主义绝对不会慈悲为怀,放弃抵抗就意味着死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南京大屠杀给我们全民族敲响了警钟。

30万中国人的生命付出,非但没有换来日本人的同情,反而遭到日本右翼分子的耻笑、羞辱,甚至成为他们否定、质疑南京大屠杀真实性的笑柄。

事实告诉我们,面对侵略,我们只能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5、痛击汉奸言论,正本清源

国家公祭日的设立,也是对当下一些汉奸言论和糊涂认识的有力鞭挞,在中国历史上不乏精忠报国之士,但也有一些媚外通敌的软骨头。

比如,现在有一些人扬言“我们要纪念战胜国的阵亡将士,同样应该纪念战败国的阵亡将士”,试问,当你看到那些被挑在刺刀尖上的婴儿和被“战败国的将士”奸淫后剖腹的幼女老妪时,你还能去纪念他们吗?当这些罹难者是你的母亲妻女时,你还能去纪念那些“战败国的阵亡将士”吗?当你面对的是开展杀人竞赛的刽子手井敏明和野田毅时,你还能去纪念这些杀人恶魔吗?简直是混账言论!

还有一些人拾日本人的牙慧,以纠缠南京大屠杀具体的被害人数来质疑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难道铁板钉钉的历史证据还能推翻吗?依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5万;南京审判战犯的军事法庭认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4万;根据埋尸记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7万,这些数据难道还不足以给日本侵略军定罪吗?

老实告诉这些替日本人张目的“公知”,杀死一个中国人也是犯罪,更何况是30万无辜百姓!试图玩数字游戏来替日本人开脱罪责的企图都是徒劳的。

南京大屠杀的硝烟虽然已经散尽,但南京大屠杀的警钟却在亘古长鸣,牢记国耻,勿忘国殇,富国强军,锐意进取,居安思危,常备不懈,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杜绝南京大屠杀再现,这就是设立国家公祭日的意义所在。

本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官网娱乐发布于中华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京大屠杀何时可以成为世界记忆,中国设立国